Follow us 登录 注册
0 (855) 233-5385 周一~周五, 8:00 - 20:00
cn@yunshipei.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
天使大厦, 海淀区海淀大街27

确诊602人…邪教毒后害惨全韩!新天地教会这2点成元凶-印尼爪哇谷洞

确诊602人…邪教毒后害惨全韩!新天地教会这2点成元凶

武汉肺炎(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不断扩大,目前死亡人数已超过2003年爆发的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除了爆发地中国外,南韩成为第二严重的国家,截至23日16时,确诊病例已达602人,死亡人数为5名,我国外交部也宣布调升南韩旅游警示至黄色。因为第31例确诊感染的这位61岁「毒后」,出现发病症状后,还到处趴趴走,甚至到教堂做礼拜,所以目前与大邱新天地教会关联的确诊案例已高达329人,可说是相当可怕。▲南韩成为这次武汉肺炎第二严重的国家。(图/翻摄自YouTube-YTN NEWS)这名被大家称作是「超级传播者」的第31例确诊感染61岁妇人,是认为是异端宗派的「新天地教会」信徒,确诊前她出现了咳嗽、发烧等发病症状,但在求诊期间却以「没有出国和接触史」为由数度拒绝院方采检的建议,之后继续跟一般人一样,搭乘地铁外出、参加婚礼、到餐厅吃饭等,还去了新天地教会教主李万熙亲哥在庆尚北道清道郡大南医院附设的丧礼会场弔唁,甚至乘坐高铁前往首尔参加约100多人的公司研讨会。在2月7日住院后,到2月18日确诊前,她还2次离开医院,前往教会参加周日礼拜,更在那里待满了2个小时,调阅监视器画面后发现,至少有1001人跟她共处在密闭空间内,而其中还有300多人不主动与政府联系,也让南韩整个陷入恐慌。▲新天地教会的周日礼拜,信徒们必须「并肩跪地」坐好。( 图/翻摄自@beepbeep_bee推特)一位已经离开新天地教会5年的女教徒透露,与一般教会坐在长凳上的模式不同,他们在开始之前,必须「并肩跪地」坐好,并摘下口罩和眼镜,之后一同高歌半小时的讚美诗和接受一小时的布道。活动中还会有一些肢体上的接触,例如,搭肩的动作。结束后,信徒们还会分成一群一群的聚在一起稍微寒暄个几句,参加的已婚女性通常还会拿出自己事先准备好的佳肴,与在场的人分享。密闭空间加上近距离的接触,也难怪会造成这次如此大规模的传染。而目前大邱新天地教堂也已暂时关闭,并禁止信徒访问教会在全国其他处的教堂。 

确诊602人…邪教毒后害惨全韩!新天地教会这2点成元凶

Comments (2)

  • Brad Bukovsky

    深圳首支援鄂「心理」医疗队出征(记者郭若溪摄)(香港文汇网记者 郭若溪)抗击新冠肺炎,心理治疗也很重要。2月24日,深圳派出首支「心理」小分队支援武汉,这也是深圳第五批支援湖北的医疗队,他们将与广东省精神衞生专业的同行一道组队。 据悉,本批医疗队共有5人,均来自深圳市康宁医院,其中男性4人,女性1人,年龄最大48岁,最小39岁,主任医师1名,副主任医师3名,主治医师1名,康宁医院精神科综合门诊主任医师李学武为队长兼临时党支部书记。截至目前,深圳共派出5支医疗队支援湖北,总计77人。深圳首支援鄂「心理」医疗队授旗(记者郭若溪摄)带上「心理CT」奔赴武汉 作为首支「心理」医疗队,去武汉做心理干预是这支队伍的任务,而作为队长的李学武,就有着丰富的经验。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精神病与精神衞生专业,李学武在心理谘询的岗位上已经有18年的工作经验,他曾经参加过抗击非典,也参加过「富士康」事件的心理干预。据李学武介绍,这次去武汉,会遇到三类工作,一是负责患者的心理疏导和干预,二是去支援武汉精神衞生中心,三是负责一线医务人员的心理疏导。在物资准备上,除了防护服、N95口罩等之外,队员还携带了一个特殊的物资,就是「心理CT」。「心理CT其实就是评估心理状态的一种工具,有时候是问卷,有时候通过聊天,这次我们也带上了这套设备去武汉。」李学武说,疫情之下,往往伴随着恐慌、焦虑、抑郁这样的情绪,医疗队通过心理分析,帮助更多的人积极面对疫情。李学武表示,由于患者人数多,在武汉实施心理干预的时,可能更多是一个人面对一群人的方式,为此,医疗队也事先进行了准备。在他看来,目前国家已经派出了重症、呼吸、中医等领域的专家支援湖北,而精神病学医生的加入,则是在对患者躯体治疗的同时,更重视心理治疗。「通过心理治疗,让患者告别焦虑、恐慌这些负面情绪,而研究也表明,积极的心理能提升人的免疫力。」李学武表示道。学方言攒经验赶赴一线 在医疗队中,熊海兵是地地道道的湖北人。「我是湖北黄石人,研究生在武汉大学读的,妻子也是武汉人,我丈母娘现在就在武汉,父母也都在湖北。」熊海兵说,自己曾在武汉精神衞生中心工作过,疫情发生以来,自己就很关注,也向医院提交了《请战书》,希望能支援武汉。提起做心理干预,语言沟通很重要,为此,作为土生土长的湖北人,熊海兵也坦言,自己也准备把一些常用的武汉方言教给队友们。「这样一方面能拉近队友和患者的距离,另一方面,也方便沟通。」熊海兵说。对于自己奔赴武汉,熊海兵说,家人很支持,儿子虽然才7岁,但也在网上了解了新冠肺炎,出行前,儿子说,「爸爸去武汉打怪兽」,还告诉他「爸爸是最厉害的!」。深圳市康宁医院精神病学副主任医师冯飞和家人(记者郭若溪摄)作为本次医疗队唯一一名「女将」,康宁医院心理治疗门诊副主任医师冯征也是团队中的名副其实的「一姐」。1994年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精神衞生系,冯征从事精神科临床及心理谘询与治疗工作十馀年,对各类精神病性障碍、心境障碍、焦虑障碍、应激相关障碍的诊断及治疗有较丰富的临床经验。「在1月底,我们医院就开通了心理谘询平台,通过热线或者去现场,为三院的患者和医生提供心理干预。」冯征说,作为谘询团队成员之一,冯征也在深圳抗疫一线进行心理干预工作。不过,她也坦言,深圳在疫情应对上准备的早,相对而言,患者和医护人员心理压力更小,而在武汉,情况或许更复杂些。为此,她早前也了解了国内心理专业机构在「新冠肺炎」心理干预上的总结,为战「疫」做好最充分的准备。

    回复
  • Brad Bukovsky

    ▲武汉肺炎疫情延烧,不少人出门都会戴口罩。  (图/NOWnews资料照片)

    回复

Leave Comment

Contact Us

Feel free to call us on
0 (855) 233-5385
Monday - Friday, 8am - 7pm

Our Email

Drop us a line anytime at
info@financed.com,
and we’ll get back soon.

Our Address

Come visit us at
Stock Building, New York,
NY 93459

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越战女兵|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世界上最深的洼地|诸葛亮之墓|乾隆皇帝的儿子|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越南乳瓜|世界上最小的国家|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